您的位置 :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›重生年代: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
重生年代: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

重生年代: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梁晓南

标签: 周严 梁晓南 武侠修真
武侠修真《重生年代: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》,讲述主角梁晓南周严的爱恨纠葛,作者“梁晓南”倾心编著中,本站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:梁晓南回到家里,梁奶奶松了一口气,说:“我煮了粥和地瓜,今天红玉送了一小碗豆瓣酱”梁晓北赚到钱,心里的高兴掩饰不住,拉住梁奶奶说:“奶奶,今天我们卖桃、兔子赚了44块钱”因为无法解释又抓到鱼的事,梁晓南半路上给梁晓北说:“今天卖鱼的事别给奶奶说了,钱太多,我怕奶奶心脏受不了”所以俩人心照不宣地把44块钱都给奶奶,鱼钱就没提梁奶奶看着5个大白馒头和两根大骨头,心疼地说:“......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01-23 07:31
点击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母狼救过她的一塘鱼,她得想办法救它!

不管有没有用,小狼一直喜欢喝,对身体肯定没坏处,灵泉液先给母狼用上再说。

她从空间里把灵泉液取出来半碟子,放在母狼的嘴边。

“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救你,你喝点试试。”

母狼极力移动,想喝,但已经没有任何力气,它的头一点都不会抬了。

“我现在帮你灌进去,你可不准咬我,否则,我一拳打死你。”

面对一头成年狼,说不害怕是假的,即便它现在这个样子,也还是很有威慑力的。

母狼已经出气多于进气了。

她把灵液直接倒进母狼嘴里,母狼艰难地咽下去,头依旧无力地伏在地上。

梁晓南从自己的衣服下摆撕下一长条,给母狼简单包扎一下,稍微保护一下伤口。

她心里着急,天快大亮了,如果它还不能好起来,那几个猎户马上就会来了

喂了灵液,一直期望能发生奇迹,然而过了一个小时,狼的伤势没有任何变化,倒是它的精神和力气似乎好了很多,摇摇晃晃站起来。

“呜~”

母狼低低地吼了一声,狼团子格外高兴,跟在母狼的身后,母子俩快速离开,往深山而去。

梁晓南还是很担忧的,因为母狼的伤势没有任何的恢复,这说明她的灵泉液对于伤势没有任何作用,仅仅是提神。

母狼那样的伤势,自愈很难。

可是她没有任何办法,没有疗伤的药材,村里没有兽医,就算有,捣药都来不及,更别说是给一只狼熬药了。

母狼带着小狼走了,她叹口气,赶紧去看一看那两棵人参苗。

拨开树下的杂草,她看见了其中一棵人参苗竟然长出了15片叶子,叶柄长出了3根。

她又去另一个看了看,那一棵长得更好,竟然长了25片叶子了。这说明它们的年份一个3年参龄,另外一株已经达到5年参龄了。

看样子,她的灵泉液确实对动植物的成长有明显的促进作用,当初这些人参苗刚种下时,也不过3片叶子,灵泉液滴了几天,参龄就直线上升。

最近泉眼的滴水速度上升,她的灵泉池子里已经积了半浴缸那么多了,她也不再吝啬,直接舀了半瓢给两棵人参根部淋上,那灵泉液碰着参苗立即消失不见。

从人参苗那边离开,她再次去了水塘,把靠近岸边的田螺都摸了,又抓了两三只半大的青蟹。

从水塘出来,她就看见昨天那几个进山打猎的又扛着枪来了。

因为都是大坑村和小云镇的人,看见梁晓南,知道她名声不好,也不搭理她。

梁晓南自然也不想搭理他们,心里只祈祷母狼和狼团子跑得远一点,别给找到。

下了山,梁晓北已经在半山腰里割了几筐草,在鱼塘边剁碎往池塘里丢。

看见梁晓南从山上下来,他很惊讶“姐,你怎么起这么早?”

二牛已经走了,池塘里水已经灌满了。

“我去山上看看,他们打伤的狼是不是狼团子。”

“见着它没?”

“见着了,叮嘱它别下来,去深山,深山才是它们的根据地。”

梁晓南说着,蹲下检查鱼塘里的鱼的长势,梁晓北“扑腾扑腾”地剁草,汗水顺着头发滴下来。

梁晓南惊奇地说“你理发了?”

“昂,”梁晓北得意地说,“奶奶说今天杨家来人,我把家里收拾了一下,咱们穷,但是咱干干净净的。”

梁晓南心里很感动,这个弟弟很贴心。

“姐,你去看看,你种的土豆,都长出来了。”

梁晓南自然看见了,只是今天她一直担忧狼团子,心里的喜悦也没有那么多了。

土豆苗长出来墨绿色的叶芽,又粗又壮。原本土豆在6月份是不可能生长的,可是在灵泉液的加持下,不仅发芽,还成长不错。

她在潭水里又打了几桶水,滴上灵泉液,给土豆浇了一遍水,对梁晓北说“我昨天出城的时候,看见一个人要扔掉桑蚕籽,我给捡回来了。”

“姐,你不会想养蚕吧?蚕吃桑叶,我们这里哪有桑树啊?”

“你还记得我上次在水塘边浇水的那些小苗吧?那都是桑树。”

现在其实不是养蚕的季节,正常的话,4月份开始孵化养蚕,现在6月里,蚕都该上山了。

春天里养蚕,是因为桑叶也是4月初这样都萌出嫩叶,刚好适合一二龄蚕吃,6月份所有的桑叶都已经长大,叶脉粗糙,蚕宝宝哪里能吃得下?

但是她有灵泉液,随时可以育出嫩叶,一年四季养蚕都不成问题。

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批量养蚕,需要大量桑叶,她有桑树苗,却没有地方栽种。

地都是生产队里的,她要在山上栽了桑树,只怕会被村上的这些人给当成食物抢了。

慢慢来吧。

她把刚才抓的螺蛳和螃蟹,在水潭里清洗干净,梁奶奶说杨家今天来人,她要早点回去。她也想看看杨家人怎么样,好不好相处。

一进家门,胡大姐便迎上来,高兴地说“晓南,我正要去喊你。快,这是曾老师。”

大家心照不宣,在曾含之探照灯一样的目光里,梁晓南大大方方地冲她喊了一声“曾老师好”,把手里的背篓和水桶放下,进屋招呼客人。

曾含之听说过梁晓南的名声,却是第一次见到梁晓南。

小姑娘笑容恬淡,不卑不亢,一双水汪汪的大杏眼,小巧高挺的鼻梁,樱桃小嘴红艳艳的。胡大姐说的没错,看面相,这孩子是个老实孩子。

相貌自是不必说,虽然穿着一身简单的斜襟小褂,粗布筒裤,那身段儿比摩都的时髦女郎丝毫不差。

曾老师一眼就喜欢了,脱口而出“眉将柳而争绿,面共桃而竞红。”

胡大姐没有听懂是什么意思,梁晓南听懂了,曾老师在夸自己美貌。

她自然不会以“谢谢”回话,曾老师一看就是个大知识分子,而且还有点书呆子气。

在这个年代,谁还敢拽文?只能说曾老师为人心思单纯,这样的人最让人从心底里尊重。

即便与她家的外孙成不了亲,这样的人打交道也只有好处。

给曾老师奉了一杯粗茶,然后拿郑燮的一首诗回敬。

“新竹高于旧竹枝,全凭老干为扶持。明年再有新生者,十丈龙孙绕凤池。杨老师、曾老师令人敬佩。”

曾含之听了,愣住了。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