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›花下酒中客
花下酒中客

花下酒中客叶也爷

标签: 古代言情 唐湘 林诉
古代言情小说《花下酒中客》是由作者“叶也爷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林诉唐湘,其中内容简介:没有初见时那般清冷,此时的男子有些疲惫慵懒长发披散在身后,面色较上次见面苍白不少让唐湘看着莫名有些心疼唐湘拱手一礼,低头不敢直视擅闯他人房间也就罢了,还欺负主人家养的鸟,说出去多少有点不太好看……“少侠……”“咚咚!”唐湘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擅闯房间一事,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唐湘忙躲在了屏风后,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恳求着男子男子却并不理会,只是整理了一下衣衫,打开了房门唐湘紧张地屏住了呼吸......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01-25 11:51
点击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唐湘现在无比确信这悬赏是他写的了。这开头委婉,中间暴怒,结尾骂娘的节奏,说不是他写的,估计都没人相信。本来唐湘拒绝的话都到嘴边了,可在那顾子陵又是哭又是喊的,还拿银子往她兜里揣,并且她还“不小心”收了五十两的情况下,也实在没了拒绝的理由。更何况,那顾子陵还包了她今晚的晚饭,她就更没理由不顾江湖道义跑路了。

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天。唐湘在顾府的欢送下毅然决然地潜进了那狗官的府上。

据顾子陵所说,那金道义是捐钱当的官,自上任后便欺男霸女,草菅人命,害死了不少城中的百姓。而他父母本是这漳怀城的大户,从前在世时可与金道义勉强抗衡,可惜父母早亡,留他一个孤儿守着这偌大的家财。虽然没什么恶亲戚前来霸占家产,但少年家主年幼可欺,还是受了不少委屈。他又是个地地道道的读书人,平日里也硬气不起来。那金道义见他成日里之乎者也的,便愈发张狂,近日更是强娶了他顾子陵心爱的女子,他这才怒上心头,贴了悬赏,要取他的狗命。再加上这金道义平日里杀人放火的积攒了不少怨气,整个漳怀城都看他不顺眼,恨不得天降英雄把他大卸八块,所以他也不担心有人告密。唐湘点点头,她在来漳怀城之前的确听说这里有金姓和顾姓两个大家,也听说了不少金道义欺男霸女的恶行,倒也与顾子陵所说无二,可是……

“你难道没想过会被金道义察觉吗?”唐湘咬了口鸡腿问。

“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,但事实证明我赌对了。”顾子陵答道,仰头又灌了一杯酒下肚,脸涨得通红。

唐湘“?”真的假的?

眼看着唐湘越来越懵逼,眼里充满了不信任。最后还是管家实在看不下去了才趁顾子陵喝醉了酒,告诉唐湘“其实少爷也是前天喝多了,大半夜从狗洞爬出去贴的。天刚亮就后悔了,叫人去撕的。”

“然后正好瞅见我了?”

“啊对对对!”

“……”

管家姓刘,名诚实,就冲这自个儿卖自个儿主子的劲,绝对担得起这名字。

话虽如此,可钱毕竟是收下了。师父曾教过她“江湖规矩,揭榜干活”。虽说榜不是她揭的,可毕竟到她手里了,也不好推辞,只能硬着头皮干了。大不了事后拿钱走人,易个容,去别处找饭吃。他们这些个做杀手的,哪个不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有了今天没明天?

……

潜进府里或许不难,但接近那狗官就难了。唐湘进了金府才发现那狗官身边一堆高手,光是明着就有二十多个地字榜的侍卫,再加上藏在暗处的,少说也有五十个。唐湘心里纳闷“这狗官是坏事做多了怕报复吗?怎么防范意识这么强?”

不过唐湘毕竟是个天字榜的杀手,虽说有的时候饿着肚子,脑子不好使,可她现在刚刚饱餐了一顿,那体力和脑力都达到了顶峰!果然不一会儿,她就瞅准了几个舞女,把其中一个打晕,顶替了上去。

唐湘理了理身上那没剩几块布的衣裳,心里暗暗咒骂“咋地这狗官府上那么有钱,却连衣服都买不起?”无奈,看了看身边几个舞女衣服也并不比她多在哪里,也只好认栽,硬着头皮上了台。然后!她就看见那肥头大耳的狗官猥琐的眼神在黑夜的映衬下格外的显眼!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艹,师叔说了:“士可杀不可辱!You can kill me but you can not f**k me!”本姑娘今天就剁了你的猪头当下酒菜!

在盛怒之中,死死瞪着狗官的唐湘突然反应过来她是个舞女。还是个要表演的舞女。你见过到了台上不跳舞还一脸杀意的舞女吗?对,唐湘自己也没见过。

周围安静的空气中杀意渐浓,不知是谁突然尖声喊了一句“抓刺客!”,只听得“刷”的一声,明里暗里的侍卫“歘”地涌上前来,挡在了那狗官面前。当回过神来的时候,唐湘身边就已经围满了人,个个手持武器一脸戒备地望着她。

艹!药丸!三万两没有了,现在连小命也没有了!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院墙上突然闪过一个鬼魅般的身影。众人刚刚望去,就听见那狗官嗷了一声,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。

唐湘“真不是我……”算了,是不是我已经不重要了。

趁着众人分神,唐湘赶忙逃出重围,翻身上墙,并引爆了一开始潜进府中埋下的机关,动作一气呵成。只听见几声爆炸声响起,狗官金碧辉煌的府邸被炸了个底朝天。

白虹教绝技之你永远不知道我的机关埋在哪里。唐湘嘚瑟地笑笑,随即一个大轻功潇洒地离开了金府。

白虹教轻功向来出神入化,更不用说她几乎把所有的技能点都点在了轻功上。不一会儿,她就追上了刚才那个鬼魅般的身影,不过也或许是那人有意等她。

那人身穿绣有海棠花样的白衣,身姿挺拔如寒梅傲骨,在月色映衬下显得清冷异常。腰间别着一把银色宝剑,从剑柄到剑鞘无一点杂色。随着那人微微动作,剑上寒光一闪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徐徐转身,眉目清秀如画,眼角微微下垂,似是埋藏了许多心事。虽是美极,却无柔弱之感,反而能让人一眼看出是个武功高强的俊秀儿郎。

唐湘几乎看呆了,她原以为自己师弟长成那样已经够神奇了,没想到天底下还有比她师弟更好看的男人!

唐湘刚准备凑上前去好好看看,却被一条大白蛇拦住了去路。

唐湘“啥子情况?这蛇你养的?!”

那男子不否认。唐湘自觉失态,赶忙拱了个不三不四的拱手礼。

“失礼,在下唐湘,白虹教弟子。方才多谢少侠搭救,可否得知少侠名讳,来日定报答少侠救命之恩!”她没说错啥吧,话本里就是这么写的。唐湘战战兢兢,生怕在这个美人前留下坏印象。白虹教教义,对待美人一定要温柔,决不能失礼!

男子不作回答,只是说道“不知道白虹教弟子是否都如你这般莽撞?”

“啊这……绝对是个例!”唐湘忙帮自家甩锅,可是感觉哪里不对。

“罢了……有缘再见吧。”男子挥了挥手,消失在夜色中。

“有缘再见吗……”唐湘知道,在这偌大的江湖,有缘再见几乎就等于永不相见了。唐湘心里不禁为不能再见到这样的美人而难过,而且还似乎有那么一点心痛?

……

回到顾府,唐湘简单交代了一下,要求把银两折合成银票,便躺在床上小憩。想着等天亮后赶紧出城。

唐湘闭上眼,仔细回想今天的一切,从早晨在门外被迫揭榜到杀了金道义。最终画面定格在那幅奇怪的画和那男子身上。不知为何,总觉得这之间有什么联系……唐湘心中困惑不得解,思虑之中只觉得头昏脑涨,竟是昏睡了过去。

书友评价

编辑推荐

热门小说